埃塞俄比亞挖出一塊頭骨 難道人類祖先要換人了??

時間:2019-09-30 14:04 發布于:考古頻道 編輯:蔣肖斌?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埃塞俄比亞挖出一塊頭骨,人類祖先換人了?

我們人類,曾經被認為有一個共同的祖先——距今320萬年前的露西,我們還可以在埃塞俄比亞國家博物館看到她。露西的骨骼化石,1974年被發現于埃塞俄比亞阿法爾谷底,而她的名字,據說是因為發現者在當時播放了一首披頭士樂隊的歌曲《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》(露西帶著鉆石飛翔在空中)。2016年,《自然》期刊發表論文,顯示露西可能真的是從樹上墜亡,有沒有帶鉆石,就不清楚了。

然而,最近《自然》又發表了兩篇論文,描述了埃塞俄比亞發現的一塊380萬年前的近乎完整的古人類頭骨,屬于一名中年男性。就是這個男性生物,挑戰了露西“人類祖先”的地位。

在分類上,露西屬于南方古猿阿法種,而這塊新發現的頭骨化石主人,屬于南方古猿湖畔種。在本次發現之前,阿法種被普遍認為是人類祖先,生活在距今370萬~300萬年前;而湖畔種生活在420萬~390萬年前,是露西的祖先。

既然露西是人類的祖先,湖畔種是露西的祖先,那能推導出湖畔種是人類的祖先嗎?很遺憾,并不能。

中科院古脊椎所助理研究員潘雷表示,并不是化石的年代早,就能榮膺“人類祖先”這一偉大稱號,首先,你得直立行走,這是人類起源的表示,也是之后人類諸多演化的生物學基礎。只有生理結構上能夠習慣性雙足直立行走的古猿,才會被認為是人類祖先。

可這也并非第一次發現湖畔種的化石,為何對他的人類祖先身份判定姍姍來遲?

潘雷解釋,原因有二:其一,于1965年發現的湖畔種首件化石是一段肱骨,之后40多年間發現的化石部位都不夠關鍵,難以證明它們是否直立行走,而阿法種比較幸運,發現許多化石甚至足跡,足以證明雙足直立行走;其二,在本次發現之前,湖畔種被認為是阿法種的直接祖先,也就間接認為這是一個單線演化過程,所以露西的祖先地位十分穩固。

但這次發現的這塊湖畔種頭骨化石,恰好能證明“直立行走”這一關鍵點。“因為直立姿態使頭部在脊柱正上方,所以人類的枕骨大孔在頭骨最底部。而猩猩和其他大多數哺乳動物的枕骨大孔,都位于頭骨后端,適應于四足行走的姿態。”潘雷說。

此處需要插播另一個發現,1987年曾發現一件南方古猿化石,時間可達390萬年前,但由于當時缺乏對比材料,它的分類不確定,只能說可能是阿法種,所以阿法種的生存年代仍公認為370萬~300萬年前。而這次橫空出世的這塊幾乎完整的湖畔種頭骨化石,讓我們進一步明確了湖畔種和阿法種的差異,也就確認了1987年發現的化石為阿法種。

所以,我們既發現了390萬年前的阿法種,也發現了380萬年前的湖畔種,簡而言之,有的湖畔種比有的阿法種還年輕,兩個物種可能共存過10萬年。而且經研究對比發現,湖畔種和阿法種在形態上有比較大的差異,兩者不是單線演化關系,阿法種可能來自湖畔種的多個群體。

“雖然上新世的南方古猿有許多肢骨、牙齒化石和零散頭骨碎片發現,但完整的頭骨化石比較稀少,導致我們對早期南方古猿的頭骨形態一直沒有充分的認識。本次發現的南方古猿湖畔種的頭骨,為我們研究南方古猿的頭面部形態提供了珍貴的依據。”潘雷說,“湖畔種的面部存在一些進步特征,如眶下區域的隆起等,因此不能簡單地認為湖畔種就是阿法種的直接祖先。”

講到這里,人類祖先是不是就可以換人了?很遺憾,并不是。

潘雷說:“目前的發現并不能否定湖畔種是阿法種祖先的這種可能性,只能說此次發現的頭骨代表的湖畔種群體,不是阿法種的祖先,但二者一定有比較密切的關系。另外,在埃塞俄比亞還新出土了400萬年前的南方古猿牙齒化石,它們的形態比較接近阿法種。如果確實屬于阿法種,那么湖畔種與阿法種的關系,則會更加復雜。”

早期人類的進化圖景并沒有因為本次發現而變得更加清晰,反而呈現出灌木叢狀的演化趨勢,真相更加撲朔迷離。可是,科學的魅力不就在此嗎?


1
3
时时彩抓包改包赚钱